帝王真人游戏:牽 掛 母 親

真人游戏娱乐的空间 www.ceolx.icu 編輯發布:網站新聞編輯部 ??時間: 2019-05-15?【字體:

□桑勝文

  父親2012年春天去世后,母親一個人在山東老家農村生活。七年多來,母親是我一直放心不下的牽掛。

 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,我特別思念遠方的母親,并時常想起過去的往事。

  母親身高不到一米六,二十三歲嫁到我們家,先后生了我和兩個弟弟一個妹妹。

  我17歲當兵離開家鄉,14年后轉業到鐵路施工企業工作。兩個弟弟在20多年前外出打工,后在千里之外的城市轉了合同工,前幾年又買了房子。妹妹在離老家60公里外的泰安市居住,由于做生意忙,一年也回不了幾次家。我和弟弟妹妹都想讓母親出來,跟著我們一塊輪流居住生活,可母親就是不答應。

  母親對我說:“我住城里不習慣,說話別人聽不懂,哪里也不想去。我一走,你和你弟弟房子里的東西被偷了怎么辦?分給你的這座老房子長時間沒人住就塌了,親戚鄰居們的紅白喜事誰來應酬?這個家不就完了嗎?!”

  我知道,母親的內心也很矛盾,她怕寂寞,很愿意和自己的兒子、孫子們一起生活,但又擔心家里沒有人,親戚鄰居們的紅白喜事沒人管,還擔心與兒媳婦們生活時間長了,婆媳之間有矛盾,覺得自己能自理,還不如一個人在老家住好。

  母親今年79周歲了,患有高血壓,心臟也不太好,我和弟弟妹妹很擔心她生病或有什么不測,但由于各自工作的原因又不能?;厝ヅ惆?,平時只有靠打電話來緩解對母親的牽掛。

  我和兩個弟弟有個約定:每年的春節、母親過生日,清明節和農歷十月初一這兩個燒紙祭奠先人的日子,兄弟三人輪流回去看望母親,如果沒有其他特殊情況,就依次排班回家。

  父親在世的時候,覺得父母能相互照顧,我比較放心,所以一兩個星期才往家打一次電話??勺源癰蓋茲ナ籃?,我對母親的牽掛與日俱增,前幾年,幾乎每天我都打一個電話。

  “嘀鈴鈴……嘀鈴鈴……”是我給母親打電話。

  母親的手機一直在響,可就是沒有人接。半個小時后,我再撥打一次,還是沒有人接。這時,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腦海里馬上閃現出各種不祥的預感。母親不可能沒帶手機,是生病了?還是有什么不測?!

  我越往壞處想,越感覺到事態的嚴重,急得心急火燎。于是,我馬上給弟弟或妹妹打電話,問他們昨天晚上是否給母親打過電話。如果說沒有打,我就會把電話打到隔壁的鄰居家,問母親身體怎么樣。直到得知母親平安無事,我才放下心來。

  像這樣的情況,七年多來,不知遇到了多少回。后來,因為工作忙的原因,我三四天才給母親打一次電話。

  去年初,我在一項目處理突發事件,忙得約有半個月沒給母親打電話,母親反倒牽掛起我來了。二弟給她打電話時,母親讓二弟給我打電話詢問情況,聽說我一切都安好后,母親才放下心來。真是兒行千里母擔憂!

  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母親吃了很多苦,受了不少累,特別是我小時候丟錢的事情,讓我至今歷歷在目。我六歲時,母親生下了妹妹,外公拿了20個雞蛋看望母親。一天,母親把我叫到床頭,把舍不得吃省下的10個雞蛋用手絹包好,讓我到公社收購站找三姑父賣了,好買點其他用品。

  當時母親生了妹妹還沒有滿月,所以不能出門自己去賣雞蛋。公社收購站就在我們村莊,當時我三姑父是收購站的工作人員。我把10個雞蛋小心翼翼地拿到收購站,姑父收好雞蛋、把錢用手絹包好,并囑咐我要拿好。

  當時,我也不記得一個雞蛋是五分錢還是八分錢,只記得有一毛、兩毛錢的毛票。我手里攥著包著錢的手絹往家走,走到半路上,看到有一群人吵架擋住了去路,我就站在一邊看。不知過了多久,我才看完吵架的回到家。來到母親住的房間,母親躺在床上,問我賣雞蛋的錢在哪里?我一伸手傻眼了,兩手空空的,錢不知什么時候丟了。母親問了我前后經過,傷心地大哭了起來。知道犯錯的我,也跟著母親一起哭。后來,在奶奶的勸說下,母親和我才止住了哭聲。

  現在想起此事,我仍不能釋懷。那時,10個雞蛋雖然賣了不到一元錢,可在那個物資匱乏、缺油少鹽的年代,從母親嘴里省下的這10個雞蛋錢,能頂一名社員干10天的工分錢。

  瘦弱的母親不僅每天洗衣做飯干家務,還經常和父親一起下地干農活。記得是1980年,我初中快畢業中考前,學校放假讓學生們自己在家復習。那年正趕上大旱,父母親每天從早到晚挑水下地栽種紅薯。

  我看到父母很辛苦,就想幫父母干活,母親說什么也不同意。她說,我和你爹沒文化,只能種一輩子地,你們兄妹幾個只有好好讀書學習,將來才會有出息!

  母親和父親一樣下地干活,每天中午或傍晚收工回到家,父親坐在椅子上抽煙喝茶,母親卻忙著燒水做飯。

  記得小時候,家里來了客人,父親買回來酒菜,母親做好菜讓我端到堂屋四方桌上,由爺爺奶奶和父親陪客人吃飯,母親卻從不上桌,如果有剩菜,就先讓弟弟妹妹們吃,最后弟弟妹妹吃完剩菜了,母親就倒點剩下的菜湯吃飯,從來沒有一句怨言。

  母親是平凡的,又是偉大的。她勤勞一生,把全部的愛都奉獻給了4個子女和這個家。我覺得,做兒女的再孝順,也回報不了母親給予孩子的十分之一!

  每當想起母親對我的愛和付出,我越感到愧疚。今年清明節,我趁著放假又休了五天假,和妻子在老家陪母親住了八天。每天晚上,我給母親端洗腳水。我想給母親洗腳,母親怎么也不讓,她說自己能洗。一天晚上,我看到母親拿著大剪刀想剪手指甲。我趕緊拿出指甲刀,給母親剪了一次指甲。返回武漢的前一天,我和妻子把母親院子里的菜地翻了一遍,母親高興地合不攏嘴。當我和妻子拿著行李要趕火車時,母親嘴里念叨著說:“家里又空了!”

  離開家門口,當我看到站在大門口為我送行的母親,頭發已花白,腰背又比去年駝了不少。我的眼睛濕潤了,心中想起了《燭光里的媽媽》那首歌:噢媽媽,燭光里的媽媽,您的黑發泛起了霜花!您的腰身倦得不再挺拔;您的眼睛為何失去了光華……

  媽媽呀,你太孤獨太寂寞了,是兒子不孝,不能長時間留在您身邊陪伴。愿您老人家能夠健康長壽,等再過幾年我內退后,一定會陪伴您到老!


作者:湖北武漢 城軌公司機關